区块链媒体:一种新型互联网媒体

区块链媒体:一种新型互联网媒体
自中本聰發表創始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以來,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先後經歷瞭區塊鏈1.0加密數字階段、區塊鏈2.0智能合約階段和區塊鏈3.0廣泛應用階段。區塊鏈技術的應用由數字加密貨幣拓展到能源、物流、政務、知識產權保護等領域。同時,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新興媒體形態開始出現並呈現出新的傳播特征,因而受到學界和業界的廣泛關註。一、區塊鏈媒體的內涵與本質區塊鏈媒體是基於區塊鏈技術創建的新型網絡媒體,其不同於報道區塊鏈技術及產業發展的傳統媒體,也不同於建立在萬維網基礎上的網絡媒體,區塊鏈媒體具有獨特的內涵。1.區塊鏈媒體的內涵。區塊鏈媒體概念的界定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指報道區塊鏈行業發展的媒體,如壹佰區塊鏈網、挖鏈網、巴比特等,主要關註區塊鏈技術產業,不是基於區塊鏈技術創建的媒體;另一方面是指基於區塊鏈技術創建的新型媒體,如BlockTV、Odaily、Steemit、億書等。筆者在文中研究的區塊鏈媒體主要指運用區塊鏈技術創建的媒體。區塊鏈是一種集數學、密碼學、計算機科學等多個學科於一體的技術系統,是一種分佈式、點對點加密的數據庫。區塊鏈媒體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以P2P網絡為基本架構,以去中心化為特征,集信息和價值傳播於一體。其不僅是互聯網媒體,更是一種新型互聯網媒體,既能進行信息傳播又能進行價值傳播。2017年6月開始運營的億書,作為一個運用區塊鏈技術打造的去中心化的內容組合分發平臺,為用戶提供內容創作、知識聚合、版權認證、保護及交易等一站式解決方案。億書在優化DPoS共識機制的基礎上,通過開源、公開、透明的操作規則,以智能合約把開發者和運營者對億書產品的貢獻通證化,借鑒DAO(分佈式自治組織)的理念,以實現億書社區的有效自治。2.區塊鏈媒體本質上是互聯網媒體。區塊鏈作為分佈式數據庫,是加密數據存儲的載體。無論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音頻等,都可以通過加密存入區塊鏈。其通過P2P傳播信息,每個網絡節點既是信息的接收者又是信息的傳播者,以P2P模式實現信息的快速傳播和分享。區塊鏈上的數據儲存、傳播和分享都是通過互聯網或移動互聯網實現,互聯網是區塊鏈媒體的基礎。區塊鏈媒體在遵循TCP/IP通信協議的基礎上,依托P2P網絡架構,運用分佈式技術、加密技術、哈希算法、智能合約等技術建立起來。它與其他互聯網媒體在本質上是相同的,但區塊鏈媒體在內容生產、激勵機制、媒體形態、運作模式等方面與傳統的互聯網媒體又有明顯區別,是一種新型的互聯網媒體。二、區塊鏈媒體的新型互聯網媒體特征區塊鏈媒體與傳統形態的互聯網媒體相比,其作為新型互聯網媒體的特征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1.區塊鏈媒體是信息加密新型媒體。在區塊鏈技術出現前,互聯網的信息大多未經過加密就在開放的和自由流動的環境中進行傳播。信息的開放性無法保障用戶的隱私,也無法保證政府、企業及其他部門的信息安全,存在很大的風險。區塊鏈媒體運用非對稱加密技術,對儲存和傳播的數據進行加密,確保信息的安全,保護用戶的隱私及媒體內容的知識產權等。用私鑰加密的信息可以確保信息來源的真實性和權威性,同時用私鑰加密並對媒體內容進行數字簽名和加蓋時間戳,能對媒體內容知識產權進行確權,有利於媒體知識產權的保護。任何用戶都可以根據公佈的公鑰搜索和查看區塊鏈媒體的內容。用私鑰加密信息同信息公開透明不沖突,用私鑰加密的信息主要證明信息的來源、真實性和內容版權的確權。區塊鏈媒體內容也可以用公鑰進行加密。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及其他組織,可以用對方的公鑰加密然後再傳播信息。用公鑰加密的信息是保密的、安全的,隻有私鑰才能打開,增加瞭區塊鏈媒體傳播信息的安全性。2.區塊鏈媒體是點對點傳播新型媒體。區塊鏈采取瞭基於互聯網的P2P(Peer-to-Peer)點對點網絡架構,以TCP/IP協議為基礎。區塊鏈媒體是純粹的P2P網絡,沒有索引服務器,采用基於隨機圖的泛洪發現(Flooding)和隨機轉發(Random Walker)等傳播機制。區塊鏈網絡的計算機、手機等終端既是客戶端又是服務器,是資源、服務及內容的提供者也是獲取者。Napster是P2P點對點傳播應用的鼻祖,肖恩·范寧發明的這款音樂分享軟件最早嘗試瞭點對點傳播技術,給廣大用戶帶來瞭不同凡響的體驗。Napster在1999年註冊用戶達8000萬,占美國人口的25%,而當年全球網民才1.76億。點對點傳播解決瞭因網速慢帶來的流媒體使用體驗差等難題,極大地提升瞭用戶體驗。Napster這傢公司雖早已破產,但點對點傳播技術卻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Napigator、Wrapster等基於區塊鏈的點對點傳播媒體相繼產生。3.區塊鏈媒體是分佈式新型媒體。當前的互聯網媒體主要是基於B/S(Browser/Server)架構的中心化互聯網媒體,這種媒體形態從目前看是成功的。中心化媒體通過各種數據收集技術把數據集中儲存在服務器,然後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能等技術對數據進行挖掘利用,並通過廣告和精準營銷獲得高額利潤。但中心化媒體容易出現單點故障,服務器出現故障就會導致信息傳播中斷,中心化媒體也難以保護用戶隱私,甚至造成用戶信息被濫用等問題。分佈式是區塊鏈技術的本質特征。區塊鏈媒體與傳統互聯網媒體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區塊鏈媒體是一種分佈式媒體。分佈式網絡利用互聯網的不同網絡節點存儲、確認和處理數據。分佈式技術使上鏈的內容不能篡改並且可以溯源,使傳播信息的網絡系統更加穩定、更具抗幹擾性。任何人和組織都難以控制分佈式媒體對信息的傳播,除非關閉世界上所有網絡節點。區塊鏈媒體通過分佈式技術有效解決瞭中心化網絡單點故障、黑客攻擊、隱私保護等問題。從發展的觀點來看,任何一種媒體都有其從產生、發展到興盛、衰退的過程。依靠中心化思維發展起來的媒體,如果無法有效解決信息安全、成本高昂等問題,將成為以分佈式為特征的區塊鏈媒體變革的主要對象。4.區塊鏈媒體集信息傳播與價值傳播於一體。互聯網發展演變的過程表明,TCP/IP通信協議使不同網絡終端傳播信息成為可能,Web技術和HTTP技術使用戶能在網上自由“沖浪”,給信息搜索帶來極大便利,並催生出門戶媒體、社交媒體等媒體形態。但是,這些互聯網技術隻是解決瞭信息的傳播問題,並沒有解決互聯網的價值傳播等問題。信息通過互聯網可以零成本復制、即時復制、無損耗復制,這些特點在加速互聯網信息傳播的同時,也給價值傳播帶來瞭障礙。“數字經濟之父”——唐·塔普斯科特在接受《哈佛商業評論》采訪時指出,區塊鏈代表著互聯網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將實現從信息互聯網轉變為價值互聯網。區塊鏈加密、數字簽名、哈希算法等技術解決瞭數字貨幣的“雙花”問題,使數字資產不能任意復制,確保瞭數字資產產權在互聯網上的唯一性。這意味著無論是有形的資產還是無形的資產,都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一一映射到互聯網,形成唯一數字資產並且可以在互聯網上進行交易,實現互聯網傳播價值的功能。互聯網通過解決信息傳遞問題重構瞭媒體產業,催生出一大批如Google、Facebook、騰訊、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對社會、經濟等領域產生瞭巨大影響。區塊鏈對價值傳播問題的解決會再次重構媒體產業,催生新的媒體形態、媒體業態和媒體生態,這無疑會帶來更大的想象空間,對社會、經濟、文化等領域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三、區塊鏈媒體的未來展望區塊鏈媒體作為一種分佈式新型互聯網媒體,雖具備重構和變革傳媒產業的潛力,但作為新型互聯網媒體,其也需要不斷完善,以實現監管與創新的平衡。1.區塊鏈媒體將成為媒體產業的變革力量。區塊鏈媒體作為加密媒體,在確保互聯網開放透明的前提下,能實現對用戶隱私和媒體內容數字版權的保護,並把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數字化,高度融合媒體的信息傳播和價值傳播。區塊鏈媒體作為點對點傳播的媒體,整合信息的消費者和生產者,使用戶既是信息的消費者又是傳播者。區塊鏈媒體作為分佈式媒體解決瞭黑客攻擊、隱私保護和網絡安全等互聯網媒體傳播中的痛點。區塊鏈媒體的這些新特征,無疑會催生新的媒體形態,變革媒體運作模式,形成新的商業模式,並重構互聯網生態。區塊鏈媒體與5G、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的有機結合,將推動媒體由信息傳播拓展至價值傳播,由萬物互聯轉向萬物智聯,成為變革媒體產業的關鍵力量。2.區塊鏈媒體作為新型媒體需要不斷完善。區塊鏈媒體作為新型互聯網媒體,綜合運用瞭非對稱加密、數字簽名、分佈式、點對點、哈希算法等技術,使其具有與傳統互聯網媒體差異化發展的優勢。但是,區塊鏈媒體作為新生事物,在發展過程中必然有不完善之處。例如,維護區塊鏈網絡系統運行的共識算法要消耗大量電力能源,分佈式存儲占用網絡節點大量內存造成信息存儲和傳播效率降低,而驅動區塊鏈媒體運行的智能合約仍存在缺陷,為黑客攻擊提供瞭機會。區塊鏈項目一般都需要通證來實現,區塊鏈媒體同樣離不開通證。通證是保障成員參與媒體內容生產、促進內容價值變現、實現價值即時分配的重要支付工具。通證作為區塊鏈媒體運行的“潤滑劑”,目前還沒有被普遍接受,區塊鏈媒體生態系統的建設還需更多時間。3.區塊鏈媒體需實現監管與創新的平衡。區塊鏈媒體具有加密屬性,在保護知識產權、用戶隱私和價值傳播等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同時,區塊鏈媒體也可能會被不法分子利用並傳播色情淫穢、恐怖低俗等信息,從而危害公共安全、敗壞社會風氣。這些信息由於加密和分佈式傳播,為監管帶來瞭難題。目前出現的分佈式自治媒體組織(DAO)不具有法人資格,雖不是法律實體,但能以分佈式方式自動運行,現有法律難以對其實施監管。這些都是區塊鏈媒體帶來的新問題。新興事物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問題,需要通過運用行政、法律、市場、技術等綜合措施進行監管與規范;與此同時,還要做好監管與創新的平衡,對區塊鏈媒體進行有效引導,使其能夠可持續健康發展。區塊鏈媒體和任何新興事物一樣,開始都不是完美的,但都有極強的生命力。有專傢認為,當前的區塊鏈就像1994年的互聯網一樣存在很多問題,區塊鏈媒體也像早期的互聯網媒體一樣存在諸多不足,但區塊鏈媒體周鶤鵬系鄭州大學公民教育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教授,李翔宇系鄭州大學2019級碩士研究生本文系河南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區塊鏈賦能視閾下傳媒產業重構研究”(項目編號:2020BXW013)的研究成果。

Close